优德w88 怎么样澳门永利304

日期:2019-10-04 13:37 作者:黄卫东 浏览: 编辑:神州网 收藏

  总结,特朗普目的是通过军事威胁要求中国在即将到来的谈判中妥协退让,以便美国能够攫取更多的中国主权,获得更多的侵略成果,在精英们过去两年多形成的不断妥协退让的惯性思维下,很可能达到目的。

  引言:

  在主导了退出《中导条约》、退出《伊核协议》等一系列国际闹剧之后,号称“当代白宫鹰派”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终于以“被辞退”的方式黯然离场。

  但在美国总统公开表态“辞退博尔顿,是因为他‘鹰派’得难以令人忍受”的同时,白宫却迎来了一位更加激进的“核武实战派”:新上任的查尔斯-库伯曼[1]曾公开表示,美国应该以牺牲1500万人为代价,发动下一场核战争并取得胜利。

  和博尔顿只是鼓励战争,退出各种军控协议不同,接替他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一职的库伯曼有着更为具体的方针,即让美国的核武库从“威慑性质”转变为“实战性质”。当然,单有观点显然并不顶用,库伯曼还拥有着比博尔顿坚实无数倍的基础:在上任之前,库伯曼曾经分别担任过波音导弹防御分部副总裁,以及洛克希德-马丁太空业务副总裁,可以说和军工巨头之间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密切关系。

  在军工巨头的游说以及推动下,美国近年来“核武实战化”的大方向也已经确定:第一批W76-2低当量核弹头已经在今年年初下线,它们的威力只相当于5吨装药的常规炸弹。

  而在未来,美国将使用低当量的核武器“先发制人”。一方面在对付无核武器的对手时,低当量的核武器能快速达到战略目的,逼迫对方屈服;另一方面,库伯曼等人已经笃定,背靠美国核武库这棵参天大树,其它有核国家即便挨上几颗核武器也不敢诉诸反抗。

  以上是9月14日国内外主流媒体的最新报道[2]。很多网友评论说,这是要针对中国发动核战争,因为俄罗斯可以毁灭美国3.5亿人数百次。其他有核国家英,法,印,巴,以等不对美国构成威胁。只有中国的核武器数量有限,符合库伯曼估算的让美国牺牲1500万的打击能力,又被美国视为对手。很多网友评论说,这是希特勒再生,疯狗上台。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特朗普会重用这条疯狗?难道就不担心会影响其连任竞选吗?影响其国际形象吗?此外,九月十三日,美国军舰再一次侵入中国南海西沙群岛的领海,其目的是什么?以下是笔者的分析。

  一、美国精英早就通过主流媒体宣传,让美国人相信,中国人都是邪恶的和该死的,从而不再担心其发动核战争的疯狂言论会让美国人反感。

  在过去的40多年,美国物价上涨过快,普通老百姓收入增长还赶不上物价上涨速度,实际收入甚至下降[3]。但美国精英的财富和在产出中占有的比例却急剧上升,几年前美国爆发的99%对1%运动,就反映了美国老百姓对这一现实的不满和反抗[4]。由于美国精英将大部分工业生产都转移到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国内已经不再生产工业消费品了,中国占据了最大份额,美国制造业工人队伍逐年下降,到2017年,仅占美国就业人口8.2%,仅相当于美国政府雇佣人员的一半[5]。因而美国精英就将其责任推卸到中国头上。特朗普就经常指责中国人抢走了美国工人的工作,例如,2017年3月1日首次在美国国会演讲[6],就声称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美国丢掉了6万个工厂,暗示中国人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当年胡主席访美之前半年,美国主流媒体曾反复播放这样一则广告[7],题目是《中国教授》,广告的目的是希望美国联邦政府减轻赤字。广告中,中国教授正在给未来的中国学生分析美国衰落的原因,这时的中国在他口中已经超越美国。中国教授态度傲慢地说,我们是他们的大债主,他们要给我们干活。美国精英成功地将普通老百姓的怒火引向了中国,以至于美国儿童在电视节目中公开叫嚣杀光中国人[8],以便赖账,它反映了美国精英的真实意图,因为美国儿童的思想来自美国精英塑造的社会[9]。

  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哈德森研究所发表了被称为“新冷战宣言”的演说[10]。彭斯在演说中大肆批判中国,将中国描述得十分不堪,简直就象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歹徒,全面彻底地对中国进行污蔑和攻击。环球时报社评认为[11],彭斯将美国视中国为对手的战略思维作了从未有过的全面勾勒。

  彭斯副总统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观念是非常一致的,其发表的观点与特朗普当局的观念与施政目标是密切相关的。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就曾说过一句与中国相关的最广为流传的话[12]:“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就一直在强奸(fuck)我们,我们不能继续让中国强奸我们的国家。”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华裔教授吴旭介绍,特朗普信任和重用的对华关系十大高参,都是主张对华强硬立场的[13]。当选总统后,还未上任,特朗普就公开威胁要与中国打贸易战。虽然我国政府曾多次派官员与特朗普接触,按照美方要求,多次在深度和广度方面加大了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14],但美国仍然在2018年7月6日发起了贸易战。曾任我国外交部副部长的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傅莹在10月5日发表的公开演讲中承认[15],最近访问美国时,我几乎遇到的每一个美国人都告诉我,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已经发生了转变。他们认为中国欺骗了美国,声称这种现象跨越了两党、政府、商界和学术界的界限。暗示美国精英们已从过去的对中国“友好”变为敌对了。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2018年10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采访时说[16],“他们(中国人)日子过得太好也太久了(They lived too well for too long)”,并且他还补充说,他们(指中国)认为美国人很愚蠢,但“美国人不蠢”。暗示美国要采取行动。2010年奥巴马总统曾公开对采访的澳大利亚记者说[17],“如果超过10亿的中国居民过上和澳大利亚、美国人现在同样的生活方式,那么,我们所有人都将处于非常悲惨的境遇。很简单,这个地球根本无法承受。”在美国精英看来,中国人过上了和西方一样的富裕生活,就是对西方人现有生活的威胁和破环,美国必然要纠集西方采取行动。特朗普和奥巴马的想法是一脉相承的。

  显然在上台后的两年多时间,特朗普领导的美国精英,通过美国媒体进一步强化了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和战争对策在美国的影响,他们不再担心,推销对中国发动核战争会吓到美国老百姓,而是认为,这会增加其对付邪恶中国的形象,有利于其竞选。

  二. 从历史来看,美国对中国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很小。

  美国自独立建国以来,除在北美大陆发动的对印第安人一百多次战争外,发动的对外战争及军事行动,到2001年就达到130次[18],包括两次侵略中国的战争,一次是参加八国联军侵华,一次是带领联合国军攻入朝鲜时轰炸中国东北,准备攻入中国,遭志愿军击败(这里不计旧中国时代美军在中国境内开枪开炮,如1927年炮击南京伤亡2000多人[19])。美国是近代以来发动对外战争最多的国家,仅奥巴马上任总统八年,虽获诺贝尔和平奖,却在任上指挥美军入侵七国[20]。

  美国发动的战争,绝大部分是针对小国和弱国,很多时候,还拉上一帮盟国帮助。针对较强国家的战争,主要包括以下几次:

  1、19世纪初,英法战争正酣,1812年6月18日美国趁机向英国宣战[21],发动了针对英国在北美殖民地加拿大的战争。虽然美军一开始有所进展,但后来英国增兵,一度占领美国首都华盛顿,纵火烧毁了白宫、国会大厦等政府建筑。最终双方停战,恢复战前状态,美国从此放弃了对加拿大的领土的侵略企图,将扩张方向转而向西。

  2、1898年4月发动美西战争。这时的西班牙已是日薄西山,昔日庞大的帝国殖民地仅剩下古巴、波多黎各和亚洲的菲律宾,而且殖民地人民的武装斗争,已经控制了大部分地区。美国决定拿西班牙开刀,通过战争,夺取这几个西班牙殖民地。1898年12月10日,在古巴和菲律宾人民完全被蒙蔽的情况下,美国同西班牙签订了重新分割殖民地的《巴黎和约》。整个战争期间,美军死亡约5000人。美国以极小的代价从西班牙手中夺取了重要的海外殖民地,主要是利用了古巴、菲律宾人民的武装斗争。战后美国镇压菲律宾人民的反抗,死亡的菲律宾人占人口六分之一[22],但美军仅仅两年就战死7000余人,使美国不得不给予菲律宾人自治权力[23],放弃了殖民菲律宾的企图。

  3、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年8月—1918年11月),主要参战方是英法俄对德奥,美国一开始持观望态度,出售物资给双方,大发战争财。军火出口从战争初期600万美元猛增到8亿多美元[24]。1917年4月6日,考虑英法购买美国军火欠下的巨额债务,美国正式加入占据优势的英法一方,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最终得胜。

  4、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年9月1日—1945年9月2日),主要参战方是英苏中对德意日。美国一开始同样持观望态度,出售物资给双方,大发战争财,如出口日本物资高达20亿美元[25],是日本侵华战略物资的主要供应者[26]。1941年12月7日日本袭击美国在太平洋上殖民地夏威夷的军港,才加入英苏中一方,最终得胜。

  针对新中国的战争:美国发动了很多场对外侵略战争,真正失败的侵略战争有两场,都与中国相关。一场是在朝鲜战场,美国纠集西方16国联军,打着联合国军旗号,制定并部分执行了进攻中国的军事计划[27],包括轰炸了中国东北,但遭遇中国志愿军反击,败退千里,连其支持的南朝鲜首都汉城都被我志愿军占领,最终战线稳定在汉城附近,按照美国政府在华盛顿建立的韩战纪念碑,仅经过3年战争,美国领导的联合国军就被消灭225万。美国不得不承认失败,达成停战协议。另一场是在越南,美国试图控制越南,作为攻击中国的军事基地,在中国支持下,越南人民利用游击战,使美军伤亡约36万,美军最终承认失败,撤离了越南。

  美军即使面对十分弱小的国家,在军事上都十分小心。例如,1991年进攻伊拉克时,先是故意诱导伊拉克攻占科威特,招致周边国家普遍敌意,纷纷响应支持美军进攻伊拉克。在战争前,美国还收买了大批伊拉克军官。发动战争时,又拉上了多国盟友,提供了大部分开支和部分军队,主要通过空袭摧毁伊拉克战争能力,逼迫伊拉克从科威特撤军。美国又适可而止,仅经100小时地面战斗,就终止了战争,与伊拉克停战。战后,美国拉上盟国对伊拉克贸易禁运,持续打击伊拉克实力,一步步逼迫伊拉克妥协,直到美军进入总统府检查伊拉克的军事设施,确认伊拉克无力抵御美军,才于2003年发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占领伊拉克首都,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

  美国对外侵略,主要依靠文化侵略,通过代理人来控制,军事则作为辅助手段。美国为很多小国培养了大批“人才”,向他们灌输美国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控制了很多小国精英的思想。早在上个世纪5、60年代,美国就开始为很多国家培养了大批自由派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在美国政治、经济、与军事干预下,他们往往成为这些国家金融和经济领域的主流专家,成为政府的经济和金融智囊,甚至成为国家领导人。例如,1971年美国支持皮诺切特将军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智利民选总统,由美国培养的“芝加哥”男孩迅速掌握了智利经济大权,推行美国推销的有利益美国利益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28]。

  二战前,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是英法控制的殖民地,二战后,殖民地纷纷独立。在美国帮助下,包括军事和经济援助,美国培养的代理人逐渐控制了很多新独立国家政权。他们往往在国内纠集一部分势力,在美国支持下,打击对手,控制政权,成为名义上独立,实则是美国控制的殖民地,实行有利于美国的各项政策,在国际上维美国是从,甚至军队都归美国控制。另一方面,美国在世界各地建立数百个军事基地,例如,2014年美国在国外有576处军事基地和设施[29],大量驻军,威慑各国反抗者,必要时美国则借助代理人屠杀反对派。由于美国使用代理人做手套,加上意识形态控制,通过媒体宣传,维护美国形象,即使失败,也不影响美国形象。例如,美国一直敌对中国,但很多中国精英却相信,美国帮助了中国,宣传美国精英精心塑造的大奴隶主华盛顿、杰斐逊等的民主斗士形象[30],甚至将华盛顿的事迹写入中国的小学教科书,帮助美国精英洗脑中国老百姓。

  另一方面,美国发动的战争,并不一定直接占领对方。二战后,由于各国人民的觉醒和反抗,占领他国给美军造成的伤亡太大,公开占领他国建殖民地,代价太大,已经难以获得美国人民的支持了。美国侵略他国的主要目的是打击敢于反抗美国的对手,给该国制造混乱,就可以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对手。美国发动的阿富汗伊拉克战争,就使两国一直陷入了内战状态,无法对美国控制中东的战略形成任何威胁了。小看美国战果的说法,是十分不妥当的。美国频繁发动战争,是由美国的体制决定的。

  美国从未主动单独向一个强国发动战争,参与对付强国的战争,都是后来的加入者,都是双方胜负比较明显的情况下加入的。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毛泽东时代,曾经向美国充分证明,是一个强国。一个国家的强弱,不仅与军事武器水平及其生产能力相关,更重要的是民心。有了民众的支持,加上政府的良好组织,就能很好地对付外来强敌。在毛泽东时代,我国还发展了两弹一星战略核武器系统,给我们提供了核保护伞。改开以来,我们在装备方面有所发展,尤其是发展了庞大的生产能力,增强了我们的力量。但我们放弃民众的组织,则削弱了我们的力量。不管怎么说,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和强国,还是毫无疑问的。美国不会轻易对中国开战。只要中国保持一定的军事实力,能反击美国的进攻,尤其是核反击能力,美国就不可能军事进攻中国。否则必然会使美国遭受重创而被削弱,从而丢失霸权,这是美国绝对不愿意的。毛泽东早就指出,美国要维护霸权,在世界各地都需要对付对手,即使将中国当作侵略的重点,也难以拿出全部的力量对付中国。只有中国放弃自己的防卫能力,或者不敢正面对抗,选择妥协退让,让敌人没有损失地通过战争获利,才会刺激鼓励敌人发动军事侵略,清末和民国时代历史就是证明。

  三、不可忽视的美国文化侵略,才是美国的第一选择

  自从通过文化侵略,推动苏联解体以来,美国在世界各地频频发动文化战,取得了前所未有的侵略成果。在北非、中东、东欧和拉美等地,美国精英通过文化侵略,控制上层精英和普通民众思想,以很小的代价,就推翻了几十个国家政权,使这些国家陷入内乱状态,再也无法抵抗美国的侵略压力,不得不听从美国指挥,从而被美国控制了。

  1969年利比亚的卡扎菲发动军事政变,收回英美军事基地、石油国有化,成为美国和西方军事打击的头号目标,却长期成为北非抵抗西方侵略的堡垒,即使一再遭到美国的轰炸,都我自岿然不动。然而,后来卡扎菲却相信美国和西方的承诺,公开放弃发展化学武器和核武器计划,放弃对抗美国和西方。当时北约国家领导人公开欢迎卡扎菲回到西方“国际大家庭“的怀抱,称卡扎菲是最受尊敬的领导人。卡扎菲也放开了舆论,让西方文化悄然而入,很快,反对卡扎菲政府的“自由民主”呼声就开始出现,并迅速扩张。仅过了几年时间,西方就推动利比亚反对派发动内战,推翻了卡扎菲政权。现在利比亚内部各派纷争不止,战乱频发。在卡扎菲时代,卡扎菲赶走了外国势力,石油资源收归国有,利用石油资源建立了稳定的工业,又利用石油财富大大提升了利比亚人的收入水平。可以说生活福利非常好,普通老百姓都能享受免费的教育、医疗、住房和养老。而如今的利比亚陷入内战,经济已经破碎,上百万人成了难民。利比亚人的生活再无保障,可以说民不聊生。在仅有640万人口的利比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表示,11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其中有37.8万名儿童急需人道主义援助。利比亚几派都争先恐后地争取美国和西方支持,以便掌控政权,再也不敢违背美国和西方的旨意了。

  文化侵略成为美国最犀利的侵略武器。就中美关系历史来看,美国在中国投入的文化侵略,远超其他国家。在旧中国时代,美国就在中国广泛开办教会、学校和医院,有一半大学是美国精英所办,培养为美国服务的人才。他们很快就充斥了旧中国政府高层,主导了旧中国政府内外政策。美国著名记者白修德在回忆录中指出[31],“在亚洲,甚至在全球,你再也找不到重庆民国政府这样被“研究美国的学者”渗透得如此彻底的政府。而且,也没有哪个政府会如它一般被美国思想、援助和建议摧毁得如此彻底。重庆民国政府的所有官员,无论男女,并不是被美国人征召,供其驱使了,是他们自己主动追求美国的思想和方式”。

  面对美国提供物资支持下的日本侵略,蒋介石和他的留美精英组成的政府,却迷信美国和西方承诺保护中国领土和主权,幻想美国和西方出面制止日本的侵略,长期实施不抵抗政策[32],以便向西方论证战争的责任在日方,致使日本多次不战而获,侵略野心膨胀,导致全面侵华,使我国军民伤亡高达3500万,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在二战即将结束的时候,美国又背着中国制定《雅尔塔协定》[33],割走了中国外蒙领土,占领旅大等港口。二战后,更是提供了30亿美元军火等物资[34],远超抗战时期,帮助蒋介石镇压人民的反抗,屠杀中国人;还有表面上声称归还中国,实际将琉球群岛交给日本[35]。这都是美国文化侵略的主要成果。

  但是,民国精英为获得美国精英对其支持,以便维护自己的权力,却大肆宣称美国的无私援助,与美国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将中国的各项主权都交给了美国[36]。即使在当代中国,由于美国精英在旧中国时代,通过文化侵略培养了大量美国崇拜者,在中国的主流媒体和网络,仍然到处充斥了美国帮助旧中国的神话,如拍摄电影纪念中国人流血花钱,帮英美收复缅甸殖民地的驼峰空运[37]。旧中国时代最后一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司徒雷登在任时致力于分裂中国,又被精英们迎回了中国[38]。

  中美建交以后,美国更是加紧了对中国的文化侵略活动。美国每年都提供大量助学金,吸引中国学生和学者到美国学习美国推销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此外,美国还提供各种研究经费给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们。活跃在中国经济界的主流学者,基本上都是美国培训的,没有经过美国培训,或者没有拿过美国研究经费的主流经济学家,在当代中国都十分罕见。

  我国主流经济界完全接受了美国推销的意识形态经济学,将它们看成是普世的真理。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39],如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和萨缪尔森的《经济学》等教科书,成了中国培养大学生的主流教科书。这些教科书推销的是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让学生们相信,取消政府管理的市场经济,就能够实现人类社会资源的最佳配置,从而最有利于人类社会。虽然这些教科书也承认,自由市场经济也存在缺陷,需要政府干预,但是,如何干预经济,在西方主流经济学界并没有一致看法,对任何具体问题,大多数西方“主流经济学家们”都会反对干预,从而还是推销自由市场经济。

  就美国来看,这些经济学教科书只是用于塑造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与美国政府管理经济的原则和方法是完全相反的。例如,这些教科书推销的是不要政府干预市场的经济,政府应该是小政府,美国的主流媒体也经常宣传小政府,但是,按照美国经济分析局提供的统计数据,美国政府雇佣的劳动力占20%,是美国工业界雇佣劳动力2倍以上,是我国政府雇佣劳动力比例的4倍以上,美国政府每年支出,约占美国国内产出40%,远超中国。然而,我国主流经济学家却经常在主流媒体上鹦鹉学舌,学美国精英批评中国政府太大,管得太宽。

  美国推销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以市场化、私有化和自由化为三项基本原则[40],但美国实际上有大量行政干预措施,例如,一直针对中国制定禁止销售给中国的高技术产品清单。毛泽东时代,美国不承认毛泽东领导共产党和人民建立的新中国政权,禁止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而当时中国每年都要在广州举行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吸引各国厂商参会交易,实际是美国政府通过行政措施,禁止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进行交易,是美国不对中国开放市场,而中国对美国开放市场。中国的主流媒体为了推销自由市场经济,不惜黑白颠倒地污蔑毛泽东时代闭关锁国,将美国对中国的经济封锁污蔑为中国不开放。

  事实上,美国从未实行其推销的自由市场经济。美国政府实际实行的宏观经济政策[41],与美国精英推销的,依据自由市场经济三原则制定的华盛顿共识[42]宏观经济政策,是完全相反的。例如,美国精英在华盛顿共识第一项政策中,要求其他国家的财政赤字不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2%,但美国在2009年的财政赤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10%,超过2%则是家常便饭。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曾担任小布什总统首席经济顾问的哈佛大学曼昆教授,美国意识形态教科书《经济学原理》作者写文章[43]指出,“对于我们这些在学术领域花费了大量精力的人来说,宏观经济政策制定的现实世界是令人沮丧的。令人难过的事实是:过去30年来的宏观经济研究,对于货币政策或财政政策的实际分析,仅仅产生了微不足道的影响”。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主流媒体打造的“货币大师”,也是美国新自由主义的旗手,弗里德曼教授曾出版专著,推销其货币和金融方面的十三项政策主张,美国政府无一采纳[44]。“著名主流经济学家”张五常则指责弗里德曼,作为美国主流宣传的“货币大师”,对物价的预测从没正确过[45]。美国最具政治影响力的杂志之一《国家评论》创办人和主要撰稿人William F. Buckley, Jr. 则公开指出[46],“弗里德曼先生绝对说过,他的理论不适合应用。毫无疑问,他是正确的”。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评论弗里德曼[47]:“现在我认为弥尔顿不是一个江湖骗子。他相信他在任何时候所说的。他对他的听众也非常尊重。如果你是一个乡巴佬,他给你一堆废话做答案。如果他是给他的总统做演讲,他会说得更仔细谨慎。这是他的风格”。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林登.拉鲁什 (Lyndon LaRouche)则直截了当地称弗里德曼是个骗子[46]。1998年10月21日弗里德曼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发表公开演讲时承认,“经济学家的预测,从来就是不准的,所以你们不必听我!”。

  主流经济界建立的中美国模式,就是让美国精英印钞,就可以购买中国工厂,控制中国经济资源,获得分配产出的权力,从而占有大部分产出,为美国免费生产。它不断消耗中国的矿产资源,对中国的资源环境损害很大,是对中国实力的不断损害,是十分有利于美国的。美国并不满足于此,就像殖民地时代不满足占有印第安人土地一样,而是不断制造事端,压缩中国底线,这是以中国为主要战略对手的一种正常手法。不是我们折腾对手,就是对手折腾我们,敌我之间不可能有多长和平的时间的。但美国要翻脸破局,重新对中国进行贸易禁运,不确定因素很多,第一,中国是否会类似苏联,形成崩溃式解体,这是美国精英期待的,但美国精英并不能确认会发生。89年比现在险恶得多,美国也没有得逞,更不用说毛泽东时代,起始条件更差,美国施加的压力更大,结局对美国更不利。第二,美国如果长期实行贸易禁运,中国没有崩溃,必然重回毛泽东路线,这是美国极力避免的。因此,美国发动的贸易战,实际是一种讹诈,借此从中攫取更多的权力,获得更大的利益。

  四、美国精英的核战争叫嚣,主要目的是恐吓中国掌权的崇美派,推动他们妥协

  由于主流经济界的思想基本被美国推销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所控制,他们一直按照美国的指挥棒行动。就特朗普上台后中美交涉来看,过去两年多来,美国同中国十一次谈判,多次按照美国要求妥协,事后很快就被特朗普推翻,每次特朗普都提出更高的要求,一次次试探中国的底线,诸如派驻人员监管中国的企业到监管中国各级政府;开放货币主权,让美国金融大鳄可以要求中国政府被动参与货币兑换,不仅可以印钞购买中国资产,而且可以自由地开办银行,好方便他们进行金融战洗劫中国;要中国政府承诺不支持企业发展技术,却发动美国和盟国用行政手段全面围剿华为等中国高技术企业,与其一贯推销的“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原则“完全背道而驰。

  自特朗普上台后,就一再撕毁美国政府承诺的国际协议,一再撕毁同很多国家达成的双边协议,丝毫不讲信用,尽显美国作为一个流氓无赖国家形象的本质。自去年以来,面对特朗普出尔反尔的无赖本质,很多国家已经不再理睬特朗普。为什么只有中国还在不断接受特朗普的不断扩大的无理要求?这都显示投降派主导谈判,主张毫无底线地退让。

  早在特朗普刚刚当选就发出贸易战威胁,中方公开承诺两项妥协退让措施应对的时候,笔者就指出,这必将招致更多的侵犯和妥协退让。贸易战打响后,投降派控制的主流经济界通过降低人民币汇率10%来维护出口,防止出口下降带来的生产过剩。笔者当时就预测,降低汇率,将导致进口物价上涨,国内购买力下降,使国内生产过剩增加,经济必然出现问题。后来统计数据都验证了该预测。笔者还分析指出,其实际作用是保证美国物价不上涨,同时让美国政府白得了关税,是一项单方面主动承担中美贸易战损失,让美方单纯获利的投降措施。最近特朗普宣传从中国收取了1000亿美元关税,补贴美国经济,美国物价稳定,经济形势很好。

  2019年5月10日中美结束了第十一次贸易谈判,会后中方谈判代表在离开美国之前,向多家报纸记者透漏,中美贸易谈判,双方存在三大分歧,第一,中国坚决反对加征高额关税,必须全部取消加征的高额关税。第二,美方要求中国对多进口美国商品作出承诺,数量上的承诺,中方反对。据金灿荣教授披露,美方从最早要求中方在一年内减少贸易逆差1000亿美元,增加到后来2000亿美元,此次又增加到3300亿美元。第三,文本的平衡性,要体现两个国家之间平等。据金灿荣教授披露,这是指美方要求派人巡查中国各级政府,落实中方承诺的不补贴国企,其不平等要求可谓登峰造极。

  两年前,特朗普威胁发动贸易战时,公开提出了四大要求,要求中国单方面开放金融、开放市场。一年前中美双方曾在美国华盛顿进行了一次谈判,当时美国纽约时报披露了八项要求,仅是美方部分要求,都是要求中国单方面执行的条款,网上舆论评论,堪比辛丑条约。现在中方谈判代表都不提这些条款了,难道它们被美方撤回了?这恐怕不可能吧,特朗普从来都是增加新的要求,从未减少过要求。回顾过去中方公布的行动,也就很清楚了。

  1、 2018年6月28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自今年7月28日起施行。在农业、基建、运输、制造、金融等领域扩大对外开放力度。就是落实一个月前美方要求开放农业服务业等要求,共在22个领域扩大开放。网上评论,比袁世凯的21条多了一条。

  2、金融开放,按照央行行长易纲今年3月24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讲话,央行在2018年5月宣布的金融开放11项具体措施时间表,绝大部分措施已经落地;外资银行已经在中国实现绝对控股;办理外资保险控股公司、进入我国信用评级市场,办理银行卡清算机构等等。这是落实美方对金融开放的要求。

  3、关于降低关税;2018年5月初结束的中美贸易谈判,美方要求之一是中国将平均关税从10%降低到和美国一样非关键部门3.5%的水平。2018年7月6日中美贸易战开打,中方当天宣布对美国部分商品加征25%关税。奇怪的是,到年底结算,我国实际关税率却从最近几年2.4%左右徘徊,下降到了2.0%,如果不计确实存在的加征部分,也许实际关税率下降到1%以下了。这是落实美方降低关税要求。

  4、中国海关总署12月27日发布公告称,根据中国相关法律法规以及中美双方签署的关于美国大米输华植物卫生要求议定书,允许美国大米输华。美国输华大米应符合《进口美国大米检验检疫要求》。公告自公布之日起实施。这是落实向美国开放农业市场。

  5、2018年12月23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在京举行,外商投资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第一次提请审议。与既有的外资管理法律相比,新法草案加强了投资保护力度,提出鼓励基于自愿原则和商业规则开展技术合作,技术合作条件由投资各方协商确定,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强制转让技术。这是落实美方指控中国强制技术转让的措施。

  官方公开的文件,仅是冰山之一角。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就必须按照美国人制定的世界贸易组织要求,承认了美国人提出的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三原则,按照美国人规定的目标改革,以便达到美国人要求的开放了。在此之前,我方上层实际上已经同意,要按照美方要求进行改革了,这也是多年来中美双方高层会面,中方一再表态继续开放的原因,其实都是一再向美国人重申自己的承诺。由于国内反对派的存在,中方实现承诺的时间,有时会滞后于美方的期待。就金融方面来看,我国金融界早就制定了金融改革的目标,这一目标从未改变,而且一直在推进。事实上,在过去20多年,中方落实了无数没有写成纸面上协议的美方要求,交出了大量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这里略举几例,

  1,自1995年以来,央行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20年,发行的人民币都交给美国和西方,发行收益和发行权力都交给美国和西方,总共交给美国和西方27万亿元。

  2、自2005年,银监会规定,在中国新办股份制银行,必须有西方银行参股,等于让美国和西方占有我国衍生货币印钞权,没有西方资本家同意,中国人就无法在中国开办股份制银行了。

  3、根据苹果公司披露的财务信息,最近几年来,苹果公司在中国交税不足应交税额5%,每年从消费者手里收取的增值税300多亿元,本是代政府征收的,应上交政府的,大都被苹果公司拿走,等于在中国向消费者征税。苹果公司还曾在其交易平台上收取30%费用,同样是无视中国法律,向消费者收税。

  4、自1995年以来,美方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每年定期派人巡查中国,早已形成惯例。

  过去精英们打着世界贸易协议要求的幌子,推行这些奉送国家主权的措施。虽然世界贸易组织的基本原则之一,是对等原则,是加入的各国都需要对等地开放主权,以便促进贸易。但是,美国和西方精英控制了世界贸易组织,监管各国实施,他们并不对等地对待各国,而是单方面要求他国开放主权,让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可以自由地占有各国主权,获取利益。更重要的是,由于很多国家经济界都是美国培养的,都十分迷信美国精英,相信美国是完全的自由市场经济,从来就不曾怀疑,这些是单方面的开放要求,是不平等的开放要求。对比苹果公司在中国的待遇和华为在美国的待遇,明显是我国单方面向苹果开放了市场,甚至让苹果在中国向消费者收税,而美国不但不向华为开放市场,而且禁止其公司到中国市场购买华为产品,甚至压迫其多个盟国采取同样行动;尤其过分的是,还禁止美国和其他西方盟国公司终止供应零部件给华为,动用行政力量全力打击华为,其主要原因是华为在技术上打破了美国和西方垄断地位。这也说明,美国和西方用开放和自由贸易推动发展的说法,就是个陷阱,等到他国发展到威胁美国的时候,美国就从实际暗暗不执行,到公开不执行其推销的三项原则了。

  事实上,美国和西方从末向中国开放零售市场,而是用欺骗手段让中国向他们开放了零售市场,让他们的商人进入我国市场采购和销售,从而垄断了市场利润,包括占有了中国市场的大部分利润。相反,却从没让中国公司进入他们的零售市场,分享他们的市场利润。我们的商品充斥了美国市场,并非美国向我们开放零售市场,而是我们向美国开放市场,美国的商人从我国市场采购的结果。

  然而,我国主流经济界的专家,大都是美国精英培养的,他们却笃信美国的谎言,一心一意地推动中国单方面走向开放。此前它们还打着世界贸易组织要求的幌子,现在在特朗普的蛮横无理赤裸裸地违背世界贸易原则的要求下,干脆赤膊上阵,甚至帮助美国人出主意,推动中国的开放。此次崇美带路党就在给美方公开出主意,要美方不要受限于法律条文,刺激中国老百姓,根本就不反对美方提出的侵犯中国主权的要求,也不担心他们的投降卖国主张会遭到清算,可谓猖狂至极。

  过去蒋介石与美国签订不平等条约,中美双方的承诺是完全对等的,不对等的是执行的条件,从而构成实质的不对等,早已被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人批倒批臭。现在崇美精英们与美国签订很多协定,从承诺上就不对等,是中国单方面向美国开放主权,让美国侵占我们的主权;甚至为了避免中国国内反对,没有写到纸面上,就按照美国要求执行了,却反过来宣传是帮助中国,洗脑自己老百姓。这是何等猖狂的投降?

  它们按照美国的指挥棒开放,将我国的主权一步步交给美国,也让特朗普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战果,消除了国内反对声音。2019年5月8日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2019年台湾保证法》与《重新确认美国对台及对执行台湾关系法承诺》决议案,宣布军售台湾常态化,从而进一步干涉中国内政,加大对中国台湾分裂势力的支持力度,也显示美国精英们前所未有的一致反华。后又宣布禁售中国华为等多家公司,重新走上封锁围堵中国之路。

  这是崇美精英们毫无底线的退让,让美国精英不再担心敌对中国的代价,导致的结果。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美国曾因敌视封锁围堵中国,遭到中国领导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坚决斗争,使美国物价飞涨,经济濒临崩溃,不得不放弃了,1979年与中国建立的正常外交关系,再也不敢提封锁中国,转而以接触来对付中国了。

  具体到中国贸易代表所述的中美三大分歧,其中第三条尤其恶劣。本来美国政府就大量补贴美国国企,例如,美国工程兵团,就是一家从事美国水利设施建设和维护的机构,相当于一家国营工程公司,搞建设是主要任务。每年开支基本来自政府拨款补贴,2018年美国联邦政府补贴高达245.5亿美元,合人民币超过1700亿元。美国联邦政府大量补贴国企,却禁止中国政府补贴国企,还要求派人督查中国各级政府,其蛮横无理,世所罕见。只能说明精英们的不断妥协退让,让美方面对中国,不再有任何考虑中方感受的念头,而是在侵犯中国主权方面无所顾忌了。这充分说明中方谈判代表无底线退让,不敢斗争,让美方无所顾忌,是十分失败的。

  虽然美国如此骇人听闻的不平等要求被中国高层驳回了,但中国主张妥协的主流经济界却毫发无伤,仍然主持对美谈判,新一轮中美贸易谈判很快就要开始了,中美两国将在10月初举行第十三轮经贸高级别磋商,工作层面的前期沟通准备正紧锣密鼓进行,中方13日宣布将支持本国企业购买一定数量的美国大豆、玉米等农产品,作为对美方推迟10月1日对中国产品加征新关税计划的回应[48]。此时特朗普任用一位公开主张对中国发动核战争的官员,同日美国军舰又一次侵入中国南海领海,其目的还是威胁中国精英,以便为中方谈判提供妥协的理由,从而从中国攫取更多的主权和利益。

  国内崇美派不仅认为中国经济离不开美国,而且十分害怕美国的敌对态度。他们一方面对内宣传,美国对中国的所谓帮助,在中国的主流媒体和网络,到处充斥了美国帮助旧中国的神话,如拍摄电影纪念中国人流血花钱,帮英美收复缅甸殖民地的驼峰空运[37]。旧中国时代最后一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司徒雷登在任时致力于分裂中国,又被精英们迎回了中国[38]。另一方面,则宣传美国无所不能[49],好像美国可以轻而易举地消灭中国,要中国人民老老实实地听从美国指挥,不要反对他们的对美妥协。他们在主流媒体公开宣传中美夫妻论,以便推行他们的主张。曾任财政部长的楼继伟公开在在50人论坛中美圆桌对话会上的发言说,汪洋同志任副总理时,作为习主席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特别代表,我作为财长协助他工作。他曾跟美方开玩笑:“中美关系就像是夫妻,经常吵吵闹闹但日子还得一起过”。我觉得比喻的很恰当。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开门教子,闭门教妻”。如果夫妻敞开门来打架,是没有教养的表现。美国可能认为中美可以不是夫妻,认为我美国可以再找一个。但是我想提醒美国的是,“中美是命定的夫妻”,中美只能是对手和伙伴。

  从他们内心来看,他们害怕敌对的美国,曾告诉美国人,“中美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合作伙伴,也可以成为朋友。真诚希望,中美友好合作能够走出一条不同文化背景的大国和谐相处、共同发展的光明大道”,要与美国交朋友[50],公开宣传,救美国就是救中国[51],指望通过救美国成为美国人的朋友。美国精英也十分清楚这种心态,加上中国谈判主持者们已经将妥协变成习惯的背景下,任用一位主张核战对付中国的官员,采用军事威胁,推动中方谈判妥协,也就成为必然的选择了。

  从美方角度来看,其负面作用是美国的普世形象会进一步破坏,不利于其欺骗中国老百姓,但有崇美派在中国控制主流媒体,虽然需要一定的报道,让高层了解,以便他们能借助这种威胁,实现美国人要求的妥协,同时产生了不利其普世形象的负面作用,但在不久的谈判中完成妥协之后,崇美精英们就会很快消除这种宣传了,从而消除负面影响。这是过去一再发生的事情,是他们推销对美妥协退让路线的必然选择。例如,奥巴马上任不久,公开反对中国人过西方一样的富裕生活,要求中国寻找新的发展道路,其视频曾经充斥网络,现在就很难找到了。新中国前30年,美国一直封锁军事威胁中国,但在崇美精英们的宣传下,现在都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仿佛从没发生过一样,主流媒体充斥的都是美国的普世意识形态宣传了[52]。

  参考文献

  1. Kupperman, C.M., Charles M. Kupperman,美国代理国家安全顾问,2019.9.10-18,副国家安全顾问,2019.1.11-; 参见:Charles Kupperman -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_Kupperman; Meet Charlie Kupperman, Trump's acting 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 - Business Insider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meet-charlie-kupperman-trumps-acting-national-security-adviser-2019-9. 2019.

  2. 利刃. 美鹰派公开表示:美应牺牲1500万人以赢得一场核大战|美国|导弹|核武_新浪军事_新浪网 https://mil.news.sina.com.cn/jssd/2019-09-14/doc-iicezueu5700559.shtml. 2019.9.14.

  3. Reich, R.B. Why Wages Are Going Nowhere,2018.7.30 https://robertreich.org/post/176455419725. 2018.

  4. 吉尔德朱潮丽, 占领华尔街 : 99%对1%的抗争. 2012: 中国商业出版社.

  5. 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数据库,Table 6.4D. Full-Time and Part-Time Employees by Industry https://apps.bea.gov/itable/index.cfm. 2018.

  6. 于金翠. 特朗普首次国会演说提中国,中国外交部这样回应_国际新闻_环球网 https://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7-03/10228628.html. 2017.

  7. 吴旭, 大风哥:我用亲身经历告诉你,美国对华负面看法从何而来 https://www.guancha.cn/WuXu/2017_06_16_413538_s.shtml.2017.

  8. 吕玉新, “杀光中国人”言论背后的阴魂.世界知识, 2013(24): p. 49-49.

  9. 董旭午, 由“美国儿童讨论债务危机”想到的.华人时刊(校长), 2014(z1): p. 11-11.

  10. Pence, M., Vice President Pence Intimidated China, Oct 4 2018 | Video | C-SPAN.org https://www.c-span.org/video/?452478-1/vice-president-pence-intimidated-china,中文译文:美国副总统彭斯演说全文-https://www.nhjd.net/thread-305385-1-1.html, U.V.P. Pence, Editor. 2018: Hudson Institute.

  11. 社评:面对美国变脸,中国首先应稳住阵脚_评论_2018.10.5,环球网 https://opinion.huanqiu.com/editorial/2018-10/13181063.html. 2018.

  12. 郭媛丹 and 刘皓然, 不能让中国继续“强奸”美国, in 环球时报. 2016.

  13. 吴旭. 特朗普对华政策十大高参 https://www.guancha.cn/WuXu/2018_10_06_474421.shtml. 2018.

  14. 黄卫东. 贸易战给中国增加的两条新绞索与中美夫妻论_大地0268_新浪博客 https://blog.sina.com.cn/s/blog_aebb22000102yezk.htmlhttps://www.cchere.net/article/4363187. 2018.

  15. 傅莹. 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https://www.guancha.cn/fuying/2018_09_12_471706.shtml. 2018.

  16. 特朗普:中国人日子过得太好也太久 以为美国人愚蠢_网易新闻 https://news.163.com/18/1011/22/DTSECCP10001875O.html. 2018.

  17. 奥巴马, 香港凤凰卫视报道, 2010 年5 月,奥巴马在白宫接受澳大利亚电视采访时说: “如果十多亿中国人口也过上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将陷入非常悲惨的境地。美国并不想限制中国的发展,但中国在发展的时候要承担起国际责任。中国人要富裕起来可以,但中国领导人应该想出一个新模式,不要让地球无法承担。” 奥巴马访问澳大利亚前接受记者采访_视频在线观看 -https://www.56.com/u45/v_NjU4Mzg2NDI.html2010.

  18. 黄彬,曹仁义主编, 美国二百年对外用兵实录. 2003: 北京:兵器工业出版社. p.390.

  19. 杨文鹤等编著, 二十世纪中国海洋要事 1901-2000. 2003: 北京:海洋出版社.

  20. 奥巴马成为美国史上进行战争最久总统 曾获诺贝尔和平奖_ https://news.163.com/16/0516/10/BN6B9H2800014JB6.html. 2016.

  21. (美)詹姆斯·M·莫里斯著, 美国军队及其战争 插图. 2013: 北京:世界图书北京出版公司.

  22. (美)津恩著;浦国良等译, 美国人民史 第5版. 2013: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p.2,52,253.

  23. (菲)A.格雷罗著;陈锡标译, 菲律宾社会与革命. 1972: 北京:人民出版社.

  24. 程早霞,曲晓丽主编, 当代世界政治经济与国际关系. 2015: 哈尔滨:哈尔滨工程大学出版社. p.57.

  25. US_BUREAU_OF_CENSUS, HISTORICAL STATISTICS OF THE UNITED STATES, COLONIAL TIMES TO 1957. 1961,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p.7,683.

  26. 中原茂敏著, 大东亚补给战. 1984: 北京:解放军出版社. p.69-72.

  27. 哈里·杜鲁门著, 杜鲁门回忆录 下. 2007: 北京:东方出版社. p.424,481.

  28. Klehin, N., 休克主义:灾难资本主义的兴起. 2010, 桂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p.66-77.

  29. US_Department_of_Denfense, Base structure report-fiscal year 2014 baseline. 2014, USA government: Washington DC, USA. p. 64,193.

  30. 易中天, 美国宪法的诞生和我们的反思. 2005, 济南: 山东画报出版社.

  31. 白修德著, 追寻历史 一个记者和他的20世纪,书摘|抗战烽火里的重庆:蒋介石偏爱留美精英?_网易新闻 https://news.163.com/17/1124/08/D40C7LJO000187UE.html. 2017: 北京:中信出版社.

  32. 陶文钊, 中美关系史. 1999: 上海人民出版社. p.73.

  33. 唐家璇, 中国外交辞典. 2000: 世界知识出版社. p.730.

  34. 美国国务院编, 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 in 中美关系资料汇编第一辑. 1949, 世界知识出版社: 北京. p.84.

  35. 管建强, 美国处分钓鱼岛群岛、琉球群岛严重违反国际法.东方法学, 2012(06): p. 104-113.

  36. 王铁崖编, 中外旧约章汇编 第2册. 1959: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p.405.

  37. 姚安濂, [大揭秘]“驼峰航线”的悲惨故事_大揭秘_视频_央视网 https://tv.cntv.cn/video/C33859/8492fb84c7973ddd298396f60a4e5c44,https://www.iqiyi.com/v_19rro24kfc.html. 2012.

  38. 张文木. 司徒雷登其人其事- https://www.guancha.cn/ZhangWenMu/2013_11_22_187466.shtml. 2013.

  39. Hoover, K.R., economics as ideology, Keynes, Laski. Hayek and the creation of contemporary politics. 2003, New York: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40. 毛增余, 斯蒂格利茨对“华盛顿共识”的批判.当代经济研究, 2004(09): p. 34-37+73.

  41. 黄卫东, 美国执行了“华盛顿共识”吗?.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2016. 1: p. 92-98.

  42. Williamson, J., What Washington Means by Policy Reform, in: Williamson, John (ed.): Latin American Readjustment: How Much has Happened. 1989,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Washington. p. 1.

  43. Mankiw, N.G., The Macroeconomist as Scientist and Engineer.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006. 20(4): p. 29-46.

  44. 黄卫东, 美国政府执行了弗里德曼那些货币政策主张?, in 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第二十五届年会2017.10.27-29, 程恩富, Editor. 2017: 江苏徐州.

  45. 张五常. 从世界经济萧条说中国应走的路-https://business.sohu.com/20141120/n406201451.shtml2014 2017.3.25].

  46. Lyndon H. LaRouche, J. and D.P. Goldman, The ugly truth about Milton Friedman. 1980: New Benjamin Franklin House. p.1.

  47. SILK, L., Milton Friedman Nobel Laureate, https://www.nytimes.com/1976/10/17/archives/milton-friedman-nobel-laureate.html?_r=0, in The New Yorks Times, Oct. 17, 1976, Financial section, p.16. 1976.

  48. 环球时报社评:中方再出措施,延续中美良性互动-新华网 https://www.xinhuanet.com//world/2019-09/13/c_1124995052.htm.2019.9.14.

  49. 黄卫东. 黄卫东:https://www.xcar.com.cn/bbs/viewthread.php?tid=29085634. 2017.

  50. 温家宝, 中美是伙伴非对手,也可以成为朋友, in新华每日电讯, 2008-09-25,https://news.xinhuanet.com/mrdx/2008-09/25/content_10108058.htm. 2008.9.25, 新华通讯社.

  51. 乔良, 中国还需继续“与狼共舞”.人民网-《环球时报》2009年06月28日,https://theory.people.com.cn/GB/136457/9553995.html, 2009.

  52. 黄卫东, 警惕贸易战背景下的美国文化侵略推动的意识形态崩溃(最新) - 学者观点 - https://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xuezhe/2019-06-16/202672.html.2019.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 { $("#js_newstext img").Resize({box: "#js_newstext"}); $("#js_newstext embed").Resize({box: "#js_newstext"}); }); </script>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