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集团4008om

日期:2019-05-04 17:34 作者: 浏览: 编辑:神州网 收藏

  今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中国举国上下隆重记念令人鼓舞。“五四”运动是一次伟大的反帝反封建运动,是一次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和新文化运动,是马克思主义扎根中国的运动,这标志着中国革命进入了新民主主义伟大阶段。遗憾的是,记念活动很少有人提及新中国缔造者毛主席在五四运动中的杰出贡献,笔者为此特写此文以铭记。

  一、毛主席为改造中国与世界成立新民学会

  毛主席要改造中国与世界,必须集合一个队伍共同战斗。1917年夏,他发出了《二十八画生征友启事》启事,引用了《诗经》上“嘤其鸣矣,求其友声”,邀请有志改造中国与世界的青年,提出要能为祖国牺牲,罗章龙、李立三等应邀成友。

  在此基础上,毛主席在1918年5月28日,与长沙师范同学蔡和森、肖子升、陈昌等商量,统一了的思想,成立了有严格的组织纪律的团体新民学会。新民学会会员主要活动是每半月开一次会,讨论学术或国事问题,报告学习和工作计划,相互批评提意见。有时讨论一个问题,每次开会,多由毛主席主持并总结。

  1918年4月14日,毛主席与蔡和森、萧子升、何叔衡等13人,在长沙成立--以“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为宗旨的新民学会,目标是改造中国与世界。所以定名“新民学会”,是取《礼记》所云“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

  毛主席等新民学会青年学生,每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他在给蔡和森的信中说:十年未得真理,即十年无志;终身未得,即终身无志。坚持不谈金钱、不谈女人、不谈家庭琐事,我只乐于谈论大事,人的性质,社会的性质,中国的性质,世界和宇宙本源。

  新民学会是五四时期最早的新式社团之一,是俄国十月革命以后中国成立的影响最大的革命团体之一,是湖南反帝反封建的核心,揭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序幕。

  从1920年7月法国蒙达尼会议至1921年1月长沙新年会议,在新民学会内部,围绕中国革命的道路以及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等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和中国革命道路的探索,做出了卓越的探索。1921年3月,新民学会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毛主席很重现新民学会工作,将新民学会会员之间涉及改造中国与世界方法方面的通信编成三集书印出。五十一封信中,有十八封涉及到毛主席。

  二、毛主席的湖南共和国试验

  毛主席重视理论研究,更重视实践,他热情奔放,曾经构想过一个湖南共和国。认为在军阀混战期间,实现全国统一建设无望情况下,可以考虑“分裂去谋各省的分建设”计划,待若干年各省分别建设好后,再搞“彻底的总革命”,实现中国统一。他设想的“湖南共和国”是“建立以民为主的真政府,自办银行、实业,自搞教育,成立工会农会,保障人民集会、结社、言论、出版自由等权利”,由此基础上创立革命政府是“千载一时的机会”。毛主席的这种构想,最早发表在1920年9月的长沙《大公报》上,全文如下:

  乡居寂静,一卧兼旬。九月一号到省,翻阅《大公报》,封面打了红色,中间有许多我所最喜欢的议论,引起我的高兴,很愿意继着将我的一些意思写出。

  我是反对“大中华民国”的,我是主张“湖南共和国”的。有甚么理由呢?

  大概从前有一种谬论,就是“在今后世界能够争存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这种议论的流毒,扩充帝国主义,压抑自国的小弱民族,在争海外殖民地,使半开化未开化之民族变成完全奴隶,窒其生存向上,而惟使恭顺驯屈于己。最著的例是英、美、德、法、俄、奥,他们幸都收了其实没有成功的成功。还有一个就是中国,连“其实没有成功的成功”都没收得,收得的是满洲人消灭,蒙人回人藏人奄奄欲死,十八省乱七八糟,造成三个政府,三个国会,二十个以上督军王巡按使王总司令王,老百姓天天被人杀死奸死,财产荡空,外债如麻。号称共和民国,没有几个个懂得“甚么是共和”的国民,四万万人至少有三万九千万不晓得写信看报。全国没有一条自主的铁路。不能办邮政,不能驾“洋船”,不能经理食盐。十八省中像湖南四川广东福建浙江湖北一类的省,通变成被征服省,屡践他人的马蹄,受害无极。这些果都是谁之罪呢?我敢说,是帝国之罪,是大国之罪,是“在世界能够争存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一种谬论的罪。根本的说,是人民的罪。

  现在我们知道,世界的大国多半瓦解了。俄国的旗子变成红了色,完全是世界主义的平民天下。德国也染成了半红。波兰独立,截克独立,匈牙利独立。尤太、阿刺伯、亚美尼亚,都重新建国。爱尔兰狂欲脱离英吉利,朝鲜狂欲脱离日本。在我们东北的西伯利亚远东片上,亦建了三个政府。全世界风起云涌,“民族自决”高唱入云。打破大国迷梦,知道是野心家欺人的鬼话。推翻帝国主义,不许他再来作祟,全世界盖有好些人民业已醒觉了。

  中国呢?也醒觉了(除开政客官僚军阀)。二九年假共和大战乱的经验,迫人不得不醒觉,知道全国的总建设在一个期内完全无望。最好办法,是索性不谋总建设、索性分裂,去谋各省的分建设,实行“各省人民自决主义”。二十二行省三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国。

  湖南呢?至于我们湖南,尤其三千万人个个应该醒觉了!湖南人没有别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人自决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设一个“湖南共和国”。我曾着实想过,救湖南,救中国,图与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携手,均非这样不行。湖南人没有把湖南自建为国的决心和勇气,湖南终究是没办法。

  谈湖南建设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根本问题。我颇有一点意思要发表出来,乞吾三千万同胞的聪听,希望共起讨论这一个顶有意思的大问题。今大是个发端,余侯明日以后继续讨论。

  在武人时代,知识分子们的“湖南共和国”之梦自然是只能是空谈。对于这段历史,毛泽东后来在与斯诺的谈话中总结道:“当时新民学会有一个争取湖南‘独立’的纲领,所谓独立,实际上是指自治。我们的团体对于北洋政府感到厌恶。认为湖南如果和北京脱离关系,就可以更加迅速地实行现代化,所以鼓动同北京分离。当时我是美国的‘门罗主义’和’门户开放’的坚决拥护者。”

  毛主席的《湖南改造促成会复曾毅书》的公开信,宣布了他设计的改造湖南方式: “湘事糟透,皆由于人民之多数不能自觉,不能奋起主张,有话不说,有意不伸,南北武人乃得乘隙凌侮,据湖南为地盘,括民财归己豪”“莫如废督裁兵”;“莫如建设民治。”“吾人主张,‘湘人自决主义’,其意义并非部落主义,又非割据主义,乃以在湖南一块地域之文明,湖南人应自负其创造之责任。”“湘人自决主者,门罗主义也。湖南者湖南人之湖南,湖南人不干涉外省事,外省人亦切不可干涉湖南事。”

  毛主席有湖南共和想法,表明中国五四运动前后青年人思想很活跃,但并不成熟。

  三、组织新民学会会员到法国勤工俭学

  五四运动前后,贬国学、拜西学风是青年方向。 1918年春,新民学会许多青年都倾向于出国求学,毛主席对此很是支持。绝大多数人都希望出国留学,但是苦于缺钱。同年六月,毛主席老师杨昌济从北京来信告诉他们,法国政府来华招募工人,这是赴法勤工俭学的机会,得到了同学们热烈响应。

  毛主席接到杨昌济信后,便召集新民学会会员商量,认为不能直接去苏俄留学,中东欧的德、奥、捷各国正在举行革命,去不了,到靠近革命高潮的法国去做工求学最好。杨昌济希望毛主席到北京来主持勤工俭学事宜。同年8月中旬,毛主席率20多人动身去北京,湖南青年先后到了四、五十人,是众省最多的,毛主席组织留法预备班学习,住在北京景山东三眼井吉安东夹道7号普通的三合院民房,8个人挤在一小间屋内炕上,翻身都得警告两边的人,条件艰苦,但读书求教很方便,参加学术活动机会很多,可以到北京大学听课。杨昌济推荐毛主席到北京大学图书馆作助理员,图书馆主任是李大钊,从此,毛主席思想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毛主席对斯诺谈过自己在北京的时光:“李大钊给我工作做,叫我做图书馆佐理员,薪俸是每月八块大洋。我的职位如此之低,以致人们都不屑和我来往。我的工作之一就是登记来馆读报的人名,不过这般人大半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在这许多人名之中,我认得有几个是新文化运动著名的领袖,是我十分景仰的人。我很想和他们讨论关于政治和文化的事情,不过他们都是极忙的人,没有时间来倾听一个南边口音的图书馆佐理员所讲的话。”

  毛主席欢送了一批又一批留法同学,但自己并没有出去,认为了解中国更重要,因此造就了后来他成本土派代表,与留法的周恩来、邓小平和留苏派的王明、刘少奇等先后左右了中国现代历史。

  四、创办《湘江评论》

  毛主席发现在北京难有作为,断然辞去北京图书馆工作回到湖南。他在长沙的新民学会会员讲述了北京的经历,介绍了马克思主义及社会主义各种派别,谈了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不久,毛主席在长沙创办了非常有影响的刊物《湘江评论》。以不可抵挡的气势,鼎新湖南,引领中国。

  新民学会成立后,需要办一个刊物,特别在伟大的五四爱国运动中,更需要办一个刊物,以宣传革命新精神,鼓舞群众的革命热情和政治觉悟,推动五四运动向前进。因此,毛主席等人决定以湖南学生联合会的名义创办《湘江评论》,毛主席被推举为主编。

  《湘江评论》创刊号于1919年7月14日出版,是一张四版的报型杂志,共出版了四号加临时增刊第一号。1919年8月第五号未及发行便被反动军阀张敬尧的查封。

  《湘江评论》形式上参考了北京李大钊《每周评论》;内容上以评论为主,有“西方大事述评”、“东方大事述评”、“湘江大事述评”、“世界杂评”、“湘江杂评”、“放言”和“新文艺”等专栏,全面提供国内外最新思想及革命形势信息,并对读者提出的时事问题展开论战。文章采用白话文写作,风格生动活泼,简明流畅,大受读者欢迎。

  毛主席很重视《湘江评论》,亲自写文,夜以继日,达到忘我,为《湘江评论》撰写了三四十篇文章。有一次易礼容来见毛主席,见他正在熟睡。易礼容掀开蚊帐,见一群臭虫在“用作枕头的暗黄色线装书上乱窜,每一只都显得肚皮饱满”,饱餐了毛主席的热血。这里是岳麓书院的半学斋,1916年暑假期间,毛主席居此主编《湘江评论》。《湘江评论》只编5期,绝大部分的文章都是毛主席写的,他共撰文41篇,长者近万字,短则几十个字。《湘江评论》的重要文章,《创刊宣言》、《民众的大联合》、《德意志人沉痛的签约》、《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高兴和沉痛》、《健学会之成立及进行》、《畏德如虎的法兰》、《政治家》都出自毛主席手笔。

  毛主席胸中有块垒,笔底生波涛,写出如滚滚雷声大作。

  毛主席主张学术:“彻底研究,不受一切传统和迷信的束缚,要寻着什么是真理。”

  毛主席呼喊形势:“时机到了!世界的大潮卷得更急了!洞庭湖的闸门启动了,且开了!浩浩荡荡的新思潮业已奔腾澎湃于湘江两岸了!顺他的生,逆他的死。如何承受他?如何传播他?如何研究他?如何施行他?这是我们全体湘人最切最要的大问题,即是《湘江》出世最切最要的大任务。”

  毛主席鼓舞民众:“什么不要怕?天不要怕。鬼不要怕。死人不要怕。官僚不要怕。军阀不要怕。资本家不要怕。”

  毛主席号召民众大联合:“世界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什么力量最强?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

  总之,《湘江评论》发出了唤起民众千百万的春雷般呐喊。

  五、毛主席领导反帝反封建反军阀的运动

  在五四运动的推动下,毛主席曾在长沙亲自写、印、发传单,号召“同胞们,起来!”大反帝、反封建、反军阀。他以第一师范、商业专门学校等几所主要学校为骨干,进行湖南学生联合会的恢复和改组工作。联合会在1918年夏为反对签订《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举行全体罢课,遭到军阀张敬尧镇压。经过积极活动,于1919年6月3日正式成立了湖南学生联合会。毛主席指导学联会积极参加湖南各界公法团体成立的国货维持会,抵制日货。学联会于7月9日联合工商各界开会组成了包括20个代表的各界联合会代表团。1919年7月15日,在400多个十人团基础上,成立了湖南救国十人团联合会筹备会,10月下旬成立湖南救国十人团联合会。

  皖系军阀张敬尧统治湖南两年多,民众恨之入骨。经过毛主席等深入动员,自12月6日起,由一师、商专、修业、楚怡、周南几所学校首先发起罢课,不到一星期,长沙全部专门学校、中学、师范和一部分小学一致罢课,学联会代表中等以上学校1.3万学生,发布“张毒一日不出湘,学生一日不返校”的《驱张宣言》,2开展驱张运动。

  为深入驱张,毛主席又召集新民学会和学联会组织驱张代表团,每校派学生代表二人,分赴北京、衡阳、常德、郴州、上海、广州等地作请愿活动,一方面扩大驱张宣传,一方面利用张、吴等矛盾,军事上压迫张敬尧。各校教职员代表分别参加和率领各代表团。一部分人留在长沙,继续组织学生和团结各界人士作驱张活动,并负责与赴外地代表联络。驱张代表团人员分头出发,毛主席去北京活动,到北京湖南会馆召集以湖南学生为主的群众会,报告驱张经过,得到群众支持。

  毛主席从北京返回长沙后,又于1920年4月去上海,继续进行驱张活动。组织发行《天问》的刊物,专门登载揭露张敬尧祸湘罪恶和驱张的文章。6月11日张敬尧逃离长沙,各地驱张代表返回,驱张运动获得胜利。

  六、成立共产主义小组

  五四运动的发展,最终走向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这是历史的选择。毛主席在北京时,苏联政府与中国建立平等外交关系,受到知识界和革命者的重视。这时的《共产党宣言》等中译本已出版,毛主席开始研读这些书籍,他自己回忆说:“在我第二次游北京期间,我读了许多关于俄国近况的书,并且热烈地搜寻一切那里能够找到的中文的共产主义著作。有三本(指《共产党宣言》、考茨基《阶级斗争》和巴枯宁《社会主义史》——引者)在我思想上影响特别大,建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我一接受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正确理论便从没动摇过。到了1920年夏天,在理论上某种程度也在实践上,我成了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

  毛主席从此在长沙发起组织俄罗斯研究会,办文化书社,宣传马克思主义。

  1920年8月,毛泽东和何叔衡、彭璜等人发起组织俄罗斯研究会。俄罗斯研究会简章规定:以研究俄罗斯一切思想为宗旨。发行俄罗斯丛刊;派人赴俄实地调查;提倡留俄勤工俭学。毛主席任第一师范附属小学主事(校长)时,他与新民学会会员、学联会骨干和个别进步教员,常挤在一起学习讨论马克思主义。

  毛主席为了传播马克思主义,开展新文化运动,筹办文化书社。1920年7月31日,长沙报纸刊出《发起文化书社的缘起》表示:“没有新文化,由于没有新思想;没有新思想,由于没有新研究;没有新研究,由于没有新材料。湖南人脑子饥荒,实在过于肚子饥荒,青年人尤其嗷嗷待哺。文化书社愿以最迅速、最简便的方法,介绍中外各种新杂志,以充青年及前进的湖南研究的材料”。

  文化书社人员除毛主席、何叔衡、彭璜等新民学会会员外,上层人士以教育界居多。至1921年3月底,文化书社7个月内销200本以上书,有《马克思资本论入门》、《社会主义史》、《新俄国之研究》、《劳农政府与中国》等。由于营业发展,文化书社直到1927年大革命失败,被国民党封杀。

  1920年5月,上海成立了中国共产党组织前身共产主义小组,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也于9月成立,11月底12月初,在新民学会的基础上,长沙的共产党早期组织诞生了。毛主席接到上海和北京的通告后,同何叔衡决定在长沙也成立共产主义小组。

  920年11月7日,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主编的《共产党》月刊秘密出版,上面介绍俄共历史,转登列宁《国家与革命》等著作,还有共产国际、欧美各国共产党情况。这个刊物通过各种方式,大批寄至北京、武汉、长沙等地。毛主席收到后,一面组织传阅,一面将月刊上发表的《俄国共产党的历史》、《列宁的历史》、《劳农制度研究》等文章,推荐给长沙的报纸刊登。

  1921年6月,毛主席接到上海的通知,知道要召开党的成立大会,他和何叔衡前去上海参加。7月,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后,毛主席被派回湖南,任湘区党的书记。从此,作为有理想的新民学会组织者和五四运动的积极参加者毛主席成为中共的参加者和领导者,逐步成熟起来,最终成为中共的伟大导师,中国军队的伟大统帅,世界革命的伟大舵手,中华民族的伟大领袖。

  2019年5月3日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js_newstext img").Resize({box:"#js_newstext"}); $("#js_newstext embed").Resize({box:"#js_newstext"}); }); </script>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