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马彩开奖结果查询

日期:2018-10-17 15:25 作者: 浏览: 编辑:牧马人心水论坛 收藏

  (20180913成稿)

  我有若干篇文章,涉及对斯大林同志的评价问题,比如《吴铭:毛主席是如何打破美苏设计的雅尔塔结构的》。内中提到斯大林与美国联合瓜分朝鲜、分裂中国外蒙古,以及索取中国东北铁路和港口等特权,这当然是对斯大林同志的批评。

  

 

  但是,在毛主席时代,中国共产党对斯大林同志的评价一直是很高的,“马恩列斯”并为国际共运四大领袖、伟人。我对斯大林同志的批判,不是和毛主席的评价相违背吗?

  假民族主义者还会问,如此高度评价斯大林,置国家利益于何处?置国家领土主权的统一于何处?

  也就是说,如何理解毛主席对斯大林同志如此之高的评价问题。

  本文就回答这个问题:毛主席为什么如此高地评价斯大林同志。

  

 

香港马会生活幽默112

  首先,应该认识到,对斯大林同志的评价问题,是相极其重大的政治问题。中国共产党对斯大林的评价问题,是一个攸关国际共运的重大政治问题,是一个攸关社会主义向何处去、社会主义阵营团结和对帝国主义斗争的重大政治问题,是一个攸关中国社会主义发展前途的重大政治问题,攸关中国的国际地位、中苏关系的重大政治问题。所以,对斯大林的评价问题,对斯大林的宣传口径问题,决不是个随随便便的问题,而是需要由毛主席亲自确定的重大问题!

  其次,要认识到,斯大林同志身一体现出共产主义和民族主义两种对立的本质。历史地看,鉴于斯大林同志身上的确表现出共产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两种完全对立的特质,评价斯大林问题,也绝不是个容易的问题。考虑到赫鲁晓夫集团背叛了共产主义,中苏关系矛盾日益尖锐,对斯大林评价问题,本质是中国党和苏联党对斯大林这把刀子的塑造和争夺问题!是争夺国际共运的解释权、继承权的重大问题!

  

 

  第三,应该指出,评价斯大林问题,既要坚持实事求是原则,又要有极强的灵活性。共产党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凡事强调实事求是,不能片面、割裂、静止地看问题,必须全面、联系、发展地看问题,要一分为二,突出重点,不能颠倒主次,错失重点。这个原则,即使在评价斯大林同志问题上,也必须坚持,不能动摇。否则,作出的评价可能站不住脚。

  第四,必须认识到,对斯大林的评价问题,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开展国际斗争的重要手段。鉴于赫鲁晓夫等人于1956年苏共第二十大上全面否定斯大林同志时,国际斗争形势极其复杂。既有美苏为首的两大集团之间的激烈矛盾,也有美苏两集团与英法等传统殖民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还有苏联党和其他兄弟党之间的矛盾。当然,更有与我国主权利益直接相关的新旧殖民主义与第三世界国家之间的矛盾。所以,斯大林的评价问题,必须既要坚持实事求是,又要考虑维护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考虑到对美及英法等新旧殖民主义的斗争,更要考虑到中国社会主义的未来发展前景。

  

 

  第五,鉴于这个评价问题的重要性,必须确立对斯大林评价问题的正确的着眼点。必须排除中苏之间个人、两国、两党间的历史恩怨,只着眼于国际共运的发展、着眼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着眼于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革命运动、着眼于反击修正义主、着眼于反击帝国主义。也就是说,赫鲁晓夫此时对中国的工业援助、历史上苏联党对中国革命的错误指导、苏联国家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害,必须正确对待!不能过于强调,也不能完全忽略。

 

  二、斯大林时期的中苏两党两国关系史是评价斯大林的基础

  让我们来简要回顾一下苏联党和国家,在斯大林同志领导下,和中国及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史。这个关系史,也可以看作是苏联和其他兄弟党和国家关系的缩影。

  列宁同志和斯大林同志在中国党的建设和革命方面,是给予过大力的支持的,是发挥了极其重要的历史作用的。尽管斯大林同志对中国革命的指导上犯过主观主义的错误,导致中国革命的重大损失,但,这应该属于认识问题,只能算是“错”,而不能算是“罪”。所以,只可以从哲学上批评,不能从历史上清算。实际上,此后的中苏论战中,中国对这些错误,也没有过多纠缠。

  

 

  抗日战争期间,苏联人民在斯大林同志领导下,对中国的民族革命战争给予了大力支援,但,这个支援,尤其是武器装备,只给了蒋介石集团,并没有给同样需要武器装备的八路军、新四军等人民抗日武装。而且,当共产党长征到达陕北时,斯大林曾经要求红军向中蒙边境转移,以便保护苏联,这至少没有充分尊重到中国的国家主权利益,恐怕也没有充分尊重中国共产党的独立性,没有顾及中国共产党的发展,没有充分尊重中国革命。

  抗战胜利时和胜利后,斯大林与美国暗结条约,使得中国外蒙分裂。这个,恐怕是中国人民难以原谅的。共产党人讲究工人阶级无国界,追求世界革命,但在当时、今天乃至今后可以预见的时期内,领土主权的完整,仍然是共产党人革命追求的最低目标。

  同样,抗战胜利时,苏联和蒋缔结《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居然共管东北铁路,租借旅顺,大连港国际化,抢占了东北相关财产。除了蒋介石那种卖国贼,这也是所有中国人,不能容忍和原谅的。至于苏军占领东北后,如果没有毛主席大举出兵东北的大无畏举动,东北的国际地位,东北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外蒙,还不好说。凭蒋介石,在苏联几十万大军的眼皮底下,他是没有能力收回东北主权的。

  

 

  朝鲜的南北分割,当然有斯大林的一份责任。难道斯大林不知道和美国人平分朝鲜的政治后果吗?不知道这样做对朝鲜人民和革命同志的伤害吗?

  朝鲜战争爆发后,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以联合国未恢复新中国一切合法权利为理由,拒绝出席安理会,以示抗议。结果,客观上给了美国以联合国名义侵略朝鲜“合法”借口。这个恐怕不是什么外交失误所能解释的。有人提出,马立克早在是年3月份就提出不出席安理会以示抗议了,所以,对于6、7月份未出席安理会以阻止美国使用联合国名义侵略朝鲜,不能负责,并非是故意给美国提供使用联合国名义的借口。这个,我有不同意见。我推测,可能,为了把“联合国”这个名义送给美国,苏联才提前拒绝出席安理会的。更推测,可能,策划朝鲜这事,早在马立克拒绝出席安理会之前,就开始了。而马立克拒绝出席安理会,应该是美苏策划朝鲜战争的一个环节。

  

 

  好了,有以上的铁的历史事实,足证斯大林身上有很强的大国沙文主义色彩。全部归咎于认识问题,恐怕也说不通。

  这些事实,毛主席都是亲身经历的,他不可能洞察不了其中的本质。

 

  三、对斯大林同志评价问题本质是国际共运的领导权解释权问题

  既然深受斯大林民族主义或者说大国沙文主义之害、之痛,当赫鲁晓夫全面否定斯大林时,为什么还要出手“相救”?还要肯定斯大林是共产主义运动的伟大领袖?

  原因在于,对苏联大国沙文主义的斗争,推动国际共运的健康发展,促进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确保马克思列宁主义在社会主义阵营的领导地位,防止斯大林大国沙文主义在斯大林之后恶性膨胀。同时,更深刻的原因,在于为中国的未来发展拓展更加广阔的国际舞台。

  毫无疑问,斯大林同志身上有十分浓厚的大国沙文主义成分。这个成分,也的确对中国革命、中国国家主权造成过重大损害。但是,斯大林身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性质,也是不能忽视的,这对国际共运、反霸、争取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意义重大。

  那么,当听说苏联党全面否定斯大林时,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就有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是必须充分考虑的。那就是,赫鲁晓夫究竟否定了斯大林的什么?是否定了斯大林的共产主义还是否定其大国沙文主义!否定斯大林的共产主义,那当然是一场灾难。否定斯大林的大国沙文主义,那对国际共运反而有益。

 

  所以,毛主席在听到赫鲁晓夫全面否定斯大林时,非常敏感地意识到一种最坏的情况:否定并抛弃斯大林同志的共产主义,但并不否定甚至还要更加强烈地推行大国沙文主义。

  毛主席说,苏共否定斯大林,“一是揭了盖子,二是捅了娄子”。所谓揭盖子,是指否定其大国沙文主义的一面,我们欢迎;所谓捅娄子,是指其否定了斯大林同志共产主义的一面,必须反对。我们当然希望他只揭盖子,而不捅娄子,这是最理想的结果。实际上,随着历史的发展,在毛主席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对中国革命来说,苏联对斯大林的否定,是最坏的一种情况:只反其共产主义,不反其大国沙文主义。

  

 

  对苏联党否定斯大林,共产党明确提出不同意见:一是斯大林同志是把刀子,是对付帝国主义的刀子;二是对斯大林同志的评价问题,不是你苏联党一党的事,而是全世界共产党的事情,要听兄弟党的意见;三是斯大林同志应该三七开,首先是个无产阶级革命领袖,这是主要的,而所谓错误,是次要的。实际上,中国共产党对斯大林的错误,基本上不愿意多谈,因为,那样对革命只有害处,而无利处。

  赫鲁晓夫之所以要否定斯大林,抛弃个人恩怨不谈,我认为,主要是斯大林的共产主义的成分,影响了苏联的所谓民族利益,使其在处理对华关系上,处于被动地位,东北铁路、旅大港口,还有相当的财产,全归还给中国了。甚至,在朝鲜半岛的存在感,也大为下降。从资产阶级狭隘的民族主义立地上看,斯大林对苏联犯下了大罪。所以,才要否定他。

  同样出于民族主义立场,中国共产党恰恰对斯大林的这些做法表示坚决的支持!最不愿意看到赫鲁晓夫把斯大林的这些“功劳”也否定了。

  “三七开”,共产党强调的是斯大林的“刀子”的一面,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否定,重点却在于这个“刀子”的一面。在大国沙文主义方面,相比于斯大林,赫鲁晓夫以及其后的勃列日涅夫,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需要利用斯大林这把刀子,对付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这是最好的一个办法。所以,中国共产党必须抛弃历史恩怨和各种干扰,给予斯大林足够高的评价!也就是说,斯大林成了中国共产党对付赫鲁晓夫的一把重要的“刀子”,也是阻止赫鲁晓夫与美国进一步勾结的“刀子”!

  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更加不可能过于批评斯大林的“大国沙文主义”的一面,相关的历史恩怨,也不宜多提。这完全是出于斗争的需要。

  

 

  四、正确评价斯大林确保了中国在中苏斗争中保持了主动权

  “三七”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同时,也犯过些许错误。这样评价斯大林同志,体现了共产党人实事求是的方法论原则。突出强调其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的主要的一面,批评但并不强调其大国沙文主义的次要的一面,体现了灵活性,为批判苏联的修正主义埋下了伏笔。

  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党走上修正主义路子,苏联党大国沙文主义的一面越发明显,严重影响了国际共运,也影响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给帝国主义提供了瓦解社会主义阵营的借口,更严重影响了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的发展。特别地,为了追求所谓国家利益,苏修竟然和美帝国主义勾结,联合对中国施加压力。这就要求中国共产党人从历史上寻找反制苏修的思想武器,这就武器除了列宁主义外,就是斯大林。

  

 

  这就更加需要中国共产党突出斯大林革命领袖的地位,用斯大林来反击、限制、揭露苏联党的修正主义、霸权主义。

  当时,如果我们不提斯大林的历史功绩,不强调斯大林的领袖地位,那么,苏联党更不愿意提,这把“刀子”自然被抛弃了。如果我们也批评斯大林对兄弟国家革命和领土主权的伤害,那就意味减弱了斯大林这把“刀子”的效用。

  斯大林作为一把“刀子”,就中苏关系来说,主要是用于对付苏联党的修正主义,打击其勾结美国叛徒行径,促使其平等对待兄弟党和国家,支援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完全否定了斯大林,苏联党推行的霸权主义路线,就没有根底,没有说服力。掌握了斯大林这把“刀子”,中国共产党就是共产义主的正宗继承者,就能够领导国际共运,进而能够推进第三世界的发展壮大。

  一句话,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通过十年论战、“九评”,牢牢地掌握了斯大林的评价权、解释权,从共产主义道义上,把苏修批得体无完肤。道义上站不住脚,就团结不了人民,在国际上就立不住脚,就成了孤家寡人,对国际共运,对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的干扰就会小得多。

  是的,斯大林的确是把刀子,但这把刀子,不是天生的,也不是自然而然就给了中国的,而是中国共产党抓住历史机会,主动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请同志们批评。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