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肖三期必中期2018

日期:2018-03-25 18:00 作者: 浏览: 编辑:牧马人心水论坛 收藏




  这几天,我们目睹了一场恐怕是在互联网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网络暴力,一个叫刘鑫的青岛女孩被各种恶毒的语言攻击。网上的话,不想看可以不看,但发到刘鑫及其家人手机上的短信,打过去的骚扰电话却躲也躲不开,因为她一家的信息都在网上被曝光了。

  在网上为刘鑫说话的人不是没有,但少得可怜。网络舆论几乎压倒性地谴责、辱骂刘鑫,并且自动地把这种网络暴力行为合理化了,普遍的论调是,不同意搞网络暴力,但对刘鑫搞网络暴力是同意的。

  这个局面是怎么形成的呢?那些一边对刘鑫搞网络暴力,一边为网络暴力行为辩护的人,他们讲的道理能够成立吗?

  很显然,那些道理是不能成立的,其中包含着很多歪理。但是,网络从来不是个理智的场所,情绪化和极端化从来就是互联网舆论的特征。本文就谈谈这场网络暴力中夹杂了多少歪理。

  第一,江歌是替刘鑫而死的吗?

  很多人都这么说,首先这么说的,是江歌的母亲。然而,这么说显然是不正确的,江歌的死和刘鑫有很大的关系,但不只是江歌没想到,谁也不会想到陈世峰会做出如此极端的行为,江歌不是为刘鑫赴死的。

  从江歌生前和刘鑫的交流上看,二人的感情不错,当刘鑫被前男友纠缠,江歌站出来为刘鑫挡驾,这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为闺蜜抵挡渣男的情节。江歌生前曾经在电话里和她母亲提过这件事,江歌的母亲在接受采访时说,根本想不到陈世峰会杀人,提醒她们小心些,大不了是怕他急了会动手打人。

  案发当日,江歌在车站等了刘鑫很久,二人一起回去。刘鑫因为来月经弄脏了裤子,先进门去换裤子了,江歌在后面遇到陈世峰,并被陈杀害。这是刘鑫的描述,她说她没有看到陈世峰,但即便她看到了陈世峰,自己回屋,留江歌在外面跟陈世峰周旋,也不会认为这是将江歌置于有生命危险的境地。这是人之常情。据刘鑫讲,跟陈世峰相处中发现他性格不好,但这和持刀行凶比较还有相当远的距离。谈恋爱闹得不欢而散的情况不少见,但闹出人命来的,毕竟是极少数。

  江歌的母亲明确地说,如果江歌明知面临危险,那么她不会去为刘鑫挡刀的,“她没有那么高尚,她没有那么伟大”。当她这么说的时候,就自相矛盾了,当然她是意识不到的。

  江歌之死不是“赵氏孤儿”,江歌的死与刘鑫有关,但她不是替刘鑫而死的。刘鑫不是凶手,陈世峰才是。舆论场上将矛头指向刘鑫,少有谴责陈世峰的,这是一种病态的舆论生态。

  第二,刘鑫把江歌逃生的路给锁死了吗?

  江歌的母亲称刘鑫在屋里反锁了房门,堵死了江歌逃生的路,否则江歌就可以进门并锁上门,再或者,如果江歌不在车站等刘鑫,早就回家了。

  刘鑫说,她并没有反锁门。

  其实这不重要。在受到一个丧心病狂的持刀歹徒攻击时,认为只要门没锁,就可以开门进去并把门锁起来,只是一厢情愿的假设。这个假设反过来可能是成立的,即江歌在室内受到攻击,打开门跑出去就有逃生的可能。但是,当时就算门是开着的,江歌进了门,陈世峰也会尾随挤入,结果就是多杀一个人。

  刘鑫说,她在听到外面江歌的尖叫后,试图开门,但开到一半,门就被撞回来了。江歌的母亲语带讥讽地说,难道是江歌在外面把门关上的吗?是陈世峰把门关上,不让她出来的吗?这仍然是一厢情愿的假想,据此并不能完全推导出刘鑫在这个细节上撒谎了。因为,当时陈世峰在行凶,搏斗中撞到门上,是可能的。

  在这种情况下,刘鑫选择在室内打电话报警,是正常的,也是适当的。这么多年来搞的安全教育也是这么说的。

  第三,刘鑫对江歌母亲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吗?

  很多人说,骂刘鑫不是因为她没有在江歌遇害的时候出手相救,而是因为她和她家人后来对江歌母亲的态度。刘鑫在事发后一直没有见过江歌母亲,直到今年8月份,双方才在记者的协调下见了一面。

  这就要区分刘鑫在整个事件中的两重责任,法律的和道义的。在法律上,刘鑫不是凶手,但她作为证人,有责任配合调查,这是她想推卸也推卸不了的;道义上,江歌之死由她而起,她的确负有道义上的责任,应该对江歌的母亲有所交代。

  但是,道义上的责任是非强制性的。对刘鑫而言,这是一种“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境地,最佳的方式是刘鑫主动对江歌的母亲表示歉意、同情,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替代江歌的位置,反之,如果她不这样做,江歌母亲会感到失望、心寒,但没有权利强制要求刘鑫做什么。这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常理。

  刘鑫一直没有面对江歌的母亲,固然主要责任在刘鑫,但江歌的母亲也不是没有责任。据刘鑫说,案发后的一些天,她都在配合警察调查取证,包括江歌的葬礼,也是警察不同意她出席。这是具有可信性的,毕竟这么严重的命案发生,刘鑫是关键证人,配合警察工作,没有完全的行动自由,是可以理解的。

  江歌的母亲在案件侦破阶段,就发微博称,怀疑作案的是刘鑫的前男友,还发出了刘鑫的照片。这就把刘鑫推到了风口,刘鑫对此表达了不满。

  之后江歌的母亲持续地发微信给刘鑫,这些话现在都在网上公布了。说实在话,她提给刘鑫的问题其实应由负责破案的警察来回答的,至于她追问的当晚的“真相”,跟案件侦破比起来,并不是重要的问题。站在刘鑫的角度看,那些问题她也无法回答。刘鑫的回避,除了个人处事不妥的原因外,这应该也是部分的原因。

  后来,江歌的母亲为了逼刘鑫来见她,在网上发布刘鑫和家人的信息,并打印出来在刘鑫家附近四处张贴。当时,她提出的说法是“江歌的冤魂等你作证”,可是,案件尚未开庭,何来作证一说?刘鑫至今也没有拒绝出庭作证。刘鑫之母口出“是你女儿命短”的恶言,是在江母张贴其私人信息之后,虽然有错,但事出有因。

  再次强调,刘鑫负有的道义上的责任不是强制性的,江歌之母擅自散布他人信息却是有违法嫌疑的。

  以上所说,有显得残忍之处。江歌的母亲中年丧女,悲痛可以理解,遭遇值得同情,然而也要知道,她的想法在悲伤情绪的支配下,偏离了正常轨道。正确的做法是帮助她、安抚她,让她回到正常的生活,而不是附和她,让她在偏激的方向上越走越远。

  可惜,网络从来不是一个理性的所在,网络舆论在被一个强势声音设定基调后,很容易在一个方向上越走越远。今天在网上对刘鑫大加讨伐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是平时鼓吹自私有理的人。

  不少大V在这波舆论中起到了非常不光彩的作用,他们断章取义,捏造信息,进一步把刘鑫塑造成一个恶魔式的形象。

  比如“宇宙第一网红”咪蒙,她对案发后刘鑫的表现做了这样的概括:“迅速地把她(江歌)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命短,撇清所有关系。”这是赤裸裸的无耻的断章取义,刘鑫并没有拉黑江歌的母亲,“骂她女儿短命”是发生在江歌母亲四处张贴刘家信息之后,前面说了,话说得不对,但事出有因。

  至于“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这个更是恶心的捏造。一开始网上有人贴刘鑫与两个女孩的合影,说是她在江歌遇害后的聚会照,另外两个女孩的脸上打了马赛克,看似保护无关的人。随后刘鑫也贴出了这张图,拿掉中间女孩脸上的马赛克,原来那就是江歌。也就是说,有人利用刘鑫和江歌的合照,制造了刘鑫在江歌遇害后出去聚会玩乐的谣言。如果刘鑫的所作所为是恶的,编造这种无耻谣言,其恶百倍。

  众多写手深谙煽动情绪才是互联网传播的王道,于是各种花样频出,享受着一篇篇10万+的丰收喜悦。始作俑者王志安更是直接地把这波带节奏称为他的“胜利”。

  这是一波吃人血馒头的狂欢。(央视网特约评论员 李北方)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