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太子报玄机图片

日期:2018-04-07 20:56 作者: 浏览: 编辑:牧马人心水论坛 收藏

作为一家超级企业的掌舵人,他的年龄颇为引人注目——生于1983年,仅仅34岁。这意味着他在21世纪初才开始自己的职场经历,而即便到了2050年,程维也不过67岁,以企业家的标准来说尚属壮年。对他而言,21世纪中期乃至后半期的未来,并不是一个遥远的“概念”,而是人生必须面对的现实世界。

近日,观察者网专访了滴滴出行创始人、CEO程维。程维回忆自己经历时表示:“我相信自己坚持的事情代表未来,时间站在我们这一边。”现在,滴滴掌握着数百亿计的资金,以及来自数亿用户的海量出行数据,程维的想法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未来世界的交通模式。如果你希望看到未来30年中国乃至全世界的面貌,本文将是一篇重要的参考资料。

程维认为:科幻式未来离我们只有30年

在采访中,这个80后敏锐地指出了当前中国城市化的最大障碍——拥挤在三维空间的城市人口最终还要回到同一个二维平面出行,随着城镇化的深入,交通必然是最严重的发展瓶颈。

与此同时,人类还在用最“奢侈”的方式浪费道路和停车位——为了在5%的时间内使用汽车,广告商说服用户购买汽车的产权,100%的拥有它。同时城市为95%闲置的汽车修建了大量停车场。还要让并不适合驾驶的动物——人类去操纵车辆,占用宝贵的劳动时间,制造惊人的交通事故。在程维看来,未来共享汽车的智能化会很在大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滴滴作为一家科技企业,长远目标是为新的可持续发展的提出解决方案

在不久的将来,共享新能源汽车普及后,程维希望城市中心不再停放汽车,完成交通功能的汽车每晚自行去郊区充电,节约的空间留给绿地和学校。而未来购买一辆私家车,将会像“买一匹马上下班”一样奇特而奢侈。在路上,操纵交通的不再是经常疲劳驾驶的人类,而是以上帝视角随时和人、车、路交换信息的AI。人和车最优匹配,车和路最优匹配,红绿灯智能控制,路网可改变,视野之外的障碍物在几公里外就会被考虑到汽车航线之内,实现更安全的自动驾驶……这一切并不遥远,都是十几年后的“短未来”。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程维期望和其他企业合作,共同打造新型的共享汽车。他坦言,滴滴并不希望成为一个造车的企业,而是更愿意基于大数据,为制订新型共享汽车标准提供基础,并大力推广新能源发动机。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滴滴只是一个打车软件,而在程维看来,滴滴的正确定义是一个大数据科技公司,希望推动智能和分享改变交通。最珍贵的资产是积累下来的出行数据。眼下的滴滴平台在高峰期每分钟接收超过3万个乘车需求,每两秒就要进行一次全局订单分配,在即时性、匹配复杂性方面,已经比绝大多数既有交易平台都复杂。为此滴滴在硅谷成立了研究院,为有史以来最复杂的交易系统找出最高效的选择。

令人惊讶的是,滴滴研究院不仅要聘请技术专家,还对经济学、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等各方面专家有极大的需求。因为滴滴平台上集合的乘客和司机的数量已经太多,超出了以往任何社会模型,很多方面需要重新探讨经济模型和伦理问题。比如说,高峰期的车辆分配,理论上是需求决定价格,但实际上考虑到乘客的即时性需求,这个“自由市场”已经不能忽视竞价本身制造的交易成本。滴滴不得不以居间平台的身份直接定价,一方面高峰期溢价全部付与司机,保证平台的中立性;另一方面又为每一笔交易指定合理的价格。在这之前还没有交易平台直接定价的有效案例,这些交易流程涉及的社会矛盾,既是学者们的难题,也是前所未有的学术“金矿”,值得深入研究。

滴滴研究院不仅仅研究汽车和人类,还直接参与了基础设施升级改造的工作,例如参与雄安新区的交通道路规划设计。目前滴滴已经在济南等地开始推进智能交通项目,通过大数据指挥红绿灯周期。在很多区域减少了20%以上拥堵,并开行“拉链车”,在主干道上动态设置潮汐车道,让路和红绿灯联网。在新建城区,滴滴还尝试为新建的城区设置没有固定站点的互联网小巴,以很低的成本明显提升交通效率。这一切的基础都是滴滴积累的海量数据。

滴滴智慧交通诱导屏在济南等城市应用

对于30年后的交通,程维严肃地设想,市内交通终究将交给无人驾驶的飞行器,以三维交通解决三维城市的问题。而长距离交通将由三倍音速高铁和飞机承担,中国大城市之间的时间差单位将从“小时”变成“分钟”。考虑到过去30年中国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科幻式的未来似乎并不遥远。

滴滴的未来通往科幻时代,另一端则扎根于现实的中国社会。程维在访谈中还提到了出租车-网约车融合等问题。程维认为,网约车和出租车并非不能相容,互联网提供的效率增量可以平和地化解两者的矛盾,让出租车插上互联网的翅膀。甚至外国现有的出租车行业也可以成为滴滴的合作者。今年金砖会议前,滴滴已在所有金砖国家通过“模式出海”的合作方式开展网约车服务,希望将来像航空业“星空联盟”那样,为中国乃至全世界游客提供“无缝化”的环球旅行服务。

下面为观察者网对滴滴出行创始人、CEO程维的访谈全文(采写/马前卒 编辑/关文平):

观察者网:我注意到您在知乎也有账号。在采访之前,我在知乎等网络社区浏览了大量滴滴和您的相关内容,接下来的这些问题很多来自普通网民,我和他们都希望从您这里看到未来世界的一部分轮廓。

您作为一位80后,现在掌舵国内最大的智能交通企业,人生路上一定有一些需要做出重大选择的关键点。比如说错过了某个点,或是在某个时间做了其他选择,这条路就完全不一样了。您在哪些关键点上做出了哪些正确选择,可以让更年轻的一代人借鉴一下吗?

程维:我在江西的一个小镇长大,读大学之前没有离开小镇,第一个重要的决定可能是坚持去北京上大学。出生在哪儿不决定什么,但奋斗在一线城市很重要。

观察者网:您当时想去北京的模糊感觉,是因为向往发达大城市,还是很明确地要去北京?

程维:就是北京,北京是世界中心。创业多年以后,我们去全世界投资,才慢慢理解“世界”的概念。“世”是时间,一世一世向前,“界”是空间,中心不断在移转,时间和空间都是很关键的要素。

先说时间,过去2000年,大多人一生之中很难碰到大的技术革命。大的技术革命提供用新技术、新模式解决问题的机会,然后才有批量创新和产业变革。没有产业变革,年轻企业很难有机会。

今天最大的银行、最大的零售商、最大的车企、最大的快消企业都是百年左右的欧美跨国公司,原因正是100多年前的工业革命和全球化进程。世界的大背景孕育了他们。这样的格局,如果不是赶上正确的时间,怎么努力也很难改变。然后,互联网出现了,格局开始重构。

再说空间。如果不是生在中国,而是在日本或者欧洲,印度东南亚,我可能根本没有机会参与互联网创业。而即便生在中国,如果不是在北京,不是在中关村,创业的成功率会低不少。这就是中国传统上“天时地利人和”的理念。

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说,2005年加入阿里巴巴也很重要。我在阿里工作了八年,对这段经历我很感恩。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并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擅长干什么。直到有一天,我问自己,这一生如果一定要选一个行业,那我希望是什么?答案是互联网,男怕选错行啊。当时我上网查了阿里巴巴的地址,直接上门求职。我们(阿里巴巴)最早的市场在外贸b2b,客户经常会问阿里巴巴是不是卖烤肉的(笑),0到1破冰的过程总是最艰辛,也是最难忘。然后我亲眼看到了互联网大背景下,阿里改变了外贸和零售,接下来是金融。随着业务的拓展,我意识到,互联网会改变所有行业,推动时代向前。

最后,也要相信自己的无限可能性。周星驰一句话很打动我,你不行是世界上最大的谎言。滴滴没有背景,80万人民币创业,一路九死一生,但我始终没有选择放弃。

观察者网:除了互联网之外,您认为这个时代还有哪些无可替代的力量会改变世界?您刚才提到互联网作为一个底层技术颠覆所有行业,能给年轻人提供创业的机会。基于您的创业经历,您觉得这个时代还有什么其他关键点应该抓住?

程维:创业的背后是创造用户价值,科技进步的应用会在每个领域创造天文数字的用户价值。过去两千年大多数时间是农业时代,科技和社会变化很慢。按过去一个人平均寿命50-70年算,几乎碰到不到一次技术的突破,当然不会有大的创业浪潮。历史上没有什么事件能够和工业革命、互联网革命相提并论,所以这两个时代会有批量的创新、创业。就当代而言,没有什么东西的冲击力能跟互联网比较,人工智能是互联网下半场,再未来或许是生命科学和太空时代。

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通过连接提高效率,创造价值,并合理分配给产业链。人和商品的连接是淘宝,人和信息连接是百度,人和人连接是腾讯,人和车连接……我希望由滴滴来代表。连接构建了平台,然后会在平台上沉淀下大数据,人工智能可以基于数据进一步极大的提升效率。所以人工智能是互联网的下半场。

滴滴很幸运,赶上了上半场构建互联网平台的末班车,在这场创业潮的下半场,我希望打造超级交通AI,向人工智能公司演变。

观察者网:您是一个80后,在一个大创业时代成功。在您的年龄段之前10年、之后10年,中国也出现了很多新兴的大企业和企业家。现在网络文化很流行一个“穿越”的概念。刚才您提到,“世界”这个概念既意味着时间也意味着空间。如果让您重新选择一次出生的时间,比如往前10年变成一个70后,早点把握时代机会;或是晚一点,变成90后乃至00后,迎接到更多的机会。您会怎么选?

程维:当前这个时代一切都是刚刚好。如果非选不可的话,我可能会选择200年前的欧州工业革命或者500年前大航海时代,那也是两个充满机遇的时代。但是,工业时代的物流成本高,创业机会是分散的,很难出现大型平台企业。互联网把全球连成一张网,全国、全球变成一个统一大市场,有眼光的人能同时抓住全世界的机会。所以还是当代更伟大,我不会穿越。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